knowledge

室內空氣指南負離子對健康有益文獻世衛資料有用連結

微粒—世界上最主要的致命因素

室內空氣相關問題正在不斷增加
關於微粒
為什麼你需要一台空氣清新機?
是什麼污染了室內空氣?
為何室內空氣比室外空氣更加危險?
為何離子平衡很重要?
受到污染的室內空氣的後果
我可以如何改善我的室內空氣環境?


室內空氣相關問題正在不斷增加

公眾對於室內空氣質量問題及其對健康造成的嚴重影響的意識和認識與日俱增。

“數百個社區衛生研究調查顯示,空氣中細小分子污染引起的肺功能下降率每日遞增,從而使得哮喘藥的使用率日益加大;同時學校曠課,急診,住院,甚
數以百計的社區健康研究將不斷上升的微粒污染與肺部功能衰減、大量服用氣喘藥以及上升的學校缺勤率、急診室就診率、入院率乃至每年成千上萬的過早死亡聯繫起來。微粒污染對兒童、老年人和遭受諸如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動脈疾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等肺部和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尤其有害。僅在美國就有二千萬的哮喘患者以及五千萬的過敏症患者。在過去幾年中,科學證據已經顯示室內空氣實際上是導致健康隱患的主要因素,因為就算是在重工業城市,室內空氣也將比室外空氣受到更為嚴重的污染。由於人們通常大概90%的時間都會待在室內,所以遭受的健康風險可能更為嚴重。至數万例的過早死亡人數增長率飛速上漲。空氣中細小分子對人體的污染,​​最大的影響群體是兒童,老人及患有肺癌和心血管疾病的人群,也是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冠狀動脈疾病和充血性心臟衰竭的罪魁禍首,僅在美國就有2億人患有哮喘,5億人患有過敏症。數以百計的社區健康研究將不斷上升的微粒污染與肺部功能衰減、大量服用氣喘藥以及上升的學校缺勤率、急診室就診率、入院率乃至每年成千上萬的過早死亡聯繫起來。微粒污染對兒童、老年人和遭受諸如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動脈疾病和充血性心力衰竭等肺部和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尤其有害。僅在美國就有二千萬的哮喘患者以及五千萬的過敏症患者。在過去幾年中,科學證據已經顯示室內空氣實際上是導致健康隱患的主要因素,因為就算是在重工業城市,室內空氣也將比室外空氣受到更為嚴重的污染。由於人們通常大概90%的時間都會待在室內,所以遭受的健康風險可能更為嚴重。 (DN (pdf))”


關於微粒

規格小於2.5微米(PM2.5)乃至小於1微米的微粒將被或多或少地吸入了我們的肺部並且伴隨著其它​​物質通過血流進入到我們的體內。如今這被認為是引起心臟和血管疾病以及各種癌症的主要因素。

許多不同的肺部問題均源自同樣的微粒。過去幾年的證據顯示,吸入主要由礦物燃料燃燒產生的小灰粒會使得過敏和哮喘反應的危害度增大10至100倍,如今這類灰粒是空氣中最主要的微粒(參見附加報告)。但是,這種危害並不一定會同時發生。

根據過去幾年的科學證據可以發現,在空氣中的細小、細微和納米顆粒是引起幾乎所有健康問題的根源。甚至就連過敏組織也並未完全意識到這一點,例如:它們仍然認為花粉和黴菌孢子是過敏的主要原因,這種觀點並不全面。花粉的空氣淨化就如同試著把籃子裡的球吸入真空吸塵器。花粉是大顆粒但是含有過敏原,這些過敏原將隨花粉散開並且變成含有大多數過敏原(例如蛋白質/清蛋白)的過細微粒時被散失到空氣中。

由黴菌引起的健康問題最不可能由較大的黴菌孢子引起。過去4—5年的證明顯示,不同種類的黴菌不斷地產生出包含黴菌毒素的大量過細微粒,而黴菌毒素卻是在自然界中具有最強毒性的毒物之一。這也就是引起黴菌疾病的主要原因。

因此,到處充滿並且長期在空氣中“漂浮”的細小微粒被證明是(甚至是連同不同過敏原)引起眾多不同健康問題的原因。降低該類細小微粒的濃度對我們的健康將有積極的影響。降低濃度可以通過高性能空氣淨化器實現,但是由於空氣的極度不穩定性,所以需要空氣淨化器進行連續運行。


為什麼你需要一台空氣清新機?

我們每天都要呼吸20000公升的空氣。在空氣中充滿了來自環境中的不同來源的微粒,由於大多數的微粒都很細小,它們實則可以進入到我們的血流中。

一台空氣淨化器在我們生活中的許多地方都是很有用的,從住所、辦公室到醫院再到實驗室和工廠。每一個地方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它們都需要改善室內空氣質量(有些甚至需要使空氣變得無菌)。 LightAir將會切實滿足所有空氣淨化市場的相關需要。下文是對為何室內空氣會被污染、其對我們健康產生的影響以及我們如何對其進行改善的綜合解釋。

有四個主要原因可說明為何我們需要一台空氣淨化器:

  • 甚至在重工業城市,室內空氣質量都會劣於室外空氣質量。我們大概90%的時間都會待在室內。
  • 污染空氣對我們的健康有害並且還會引發諸如哮喘、過敏症、心臟和血管疾病、疲勞、噁心、頭痛、 呼吸疾病等病症。
  • 室內空氣缺少空氣的天然維他命- 負離子。 
  • 污染空氣不止會消耗​​你的也會消耗社會的健康、時間和金錢。

是什麼污染了室內空氣?

室外空氣- 通過通風系統將廢氣、工業污染、黴菌、過敏原、花粉、氡氣、農藥、微小/納米顆粒等送入房屋或經營場所。

建築材料- 能夠分解出有毒氣體(氡氣)、原材料、含石棉成分的絕緣材料、濕或潮濕的地毯和家具等。它們同樣能夠聚集微粒、細菌、病毒、黴菌等。這些就是俗稱為“病態建築綜合症”(SBS)將會帶來的某些影響。其它的污染物是中央暖氣系統、冷卻系統和加濕設備的產物。

人類- 留下了皮膚、頭髮的殘屑、衣服上的纖維和灰塵、鞋上的泥土等。此外,我們受到了更多來自吸煙、烹飪、照明、飼養寵物、家居清潔和維修、個人護理和嗜好的污染。

氧離子- 人類活動和污染產生了帶正電荷的離子,也就導致了離子的非自然失衡,這被證明是引起健康問題的原因。


為何室內空氣比室外空氣更加危險?

在過去60年間建立的眾多建築物都裝備了完整的通風系統(機械供氣&排氣)。由於建築物的大小以及緊密和極佳的絕緣建築材料,通風系統的安裝成為必需。所有此類建築就如同巨大的真空吸塵器,而我們則是將我們的大多數時間消磨在真空吸塵器的過濾包內,也就是說,室內環境很糟糕,但不幸的是這卻是事實。同時,室內的小氣候也為細菌、真菌和病毒的滋養提供了良好的環境。

室內空氣質量被證明通常比室外空氣質量要糟糕4至5倍,因為多數通風設備不能處理大量的細​​小微粒,同時通風系統還回由於下列原因經常出現故障: 

  • 完全隔離(特別是在氣候多變的國家)將會減少自然通風。
  • 通風設備管道系統的內部非常之臟,這會阻止空氣流動和空氣平衡。
  • 僅有一小部分空氣粒子被堵塞在送風過濾系統中,其它粒子則會直接進入到建築內。
  • 由於微粒具有一定重量,所以排氣系統不能有效地將其有針對性地抽取出來。
  • 送風口位置不佳,例如離汽車廢氣、餐館廢氣和工業廢氣很近。
  • 排風口離送風口太近,也就意味著空氣剛排出去就又被送了回來。
  • 在夜間暫時斷開通風系統(用以省錢)將把過濾器和通風系統置於蒸發狀態,這就為真菌、細菌、病毒和黴菌的滋生提供了良好的環境。這些細菌會在早晨打開通風系統時被送入到建築內。
  • 很少更換送風過濾器,這將導致過濾器為細菌提供適合的生存環境,同時這些細菌則被不斷地送入到建築內。
  • 機械送風將會產生壓力,這將使得污染空氣被阻塞在隔離物和地面的自然裂縫和小孔內。
  • 雖然幾乎到處都有最小化新鮮空氣供應的規範和標準,但是通常都不會遵守這些標準。

為何離子平衡很重要?

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中,大約2/3的離子應為負離子。人類和我們的環境製造出了正離子並且使得離子出現了非自然平衡。例如:一處瀑布的每立方厘米就有50000個負離子循環流通,而一間辦公室每立方厘米僅有20個負離子循環流通。常識告訴我們,瀑布的環境比辦公室的環境更加健康。

離子平衡同樣與你在空氣中發現的包括細菌、病毒、過敏原等微粒數量存在關聯。因為微粒通常帶正電,通過將負離子附著在正電荷微粒上可使其充當自然空氣淨化器。隨後,微粒將會不斷聚集並且越來越重,最後會從空氣中掉下或被正電荷空間吸引。

在此了解更多關於負離子的信息。


受到污染的室內空氣的後果 

健康問題:

在對遭受病態建築綜合症的人們或其它受污染的環境進行研究後,證明受到污染的環境是造成以下病症的原因: 

  • 過敏症
  • 哮喘
  • 眼和喉嚨刺激
  • 心臟和血管疾病
  • 呼吸疾病
  • 疲勞、難於集中註意力、頭痛、激怒、沮喪
  • 病毒和細菌侵害

“這些症狀的後果是長期疾病、礦工和曠課以及產生巨大的社會成本(在瑞典,僅對哮喘的估計成本就為大約40—60億瑞典克朗/年)。在醫院與耐性菌和病毒感染的抗爭中醫院持續處於敗陣一方,這是非常急迫的問題”

工業問題:

許多工業程序將會造成空氣微粒問題。這就直接造成了醫院業、食品和製藥業、電子工業、造紙和攝影行業以及許多其它工業工序狀況的生產、質量問題或儲存損失等功能性問題。


我可以如何改善我的室內空氣環境?

不幸的是,並不是只需要打開你的窗戶讓“新鮮”空氣進入這麼簡單,特別是居住在一個大城市時。城市中的室外空氣是危險的並且在進入前需要通過通風系統。有一個好的建議可以解決公寓、房屋和辦公室內的空氣質量問題,包括消除或控制污染源、增加和保持通風系統以及安裝空氣淨化設備。

負離子對健康有益

我們的現代住所和辦公室將負離子隔離在外,迫使我們置身於不健康的環境中。計算機終端和熒光燈照明會使通風系統和現代建築材料產生大量的正離子。正離子會讓我們感到疲憊、沮喪和急躁。
平衡你的住所和工作場所的離子化環境將有助於讓你過上更為健康的生活。世界上最恬靜和清爽的地區都充滿了數以億計的負離子。在這些地區的瀑布、山川、海灘和森林附近的空氣中的離子化水平最高並且處於完全的自然平衡狀態。


step02
何為負離子?
負離子如何與身體相互聯繫?
經過證明的負離子對健康的影響有哪些?
負離子和Lightair IonFlow 50空氣淨化器
證明負離子有效性的研究
參考文獻


何為負離子?

離子是獲得或失去電荷的分子。由於日光、輻射以及流動的空氣和水使得空氣分子分裂從而在自然界產生出負離子。它們是無嗅、無味、和無形的物質,我們在某些​​環境中可將它們大量吸入體內。例如:當你上一次踏上海灘、在瀑布下行走或在春日雷雨後的瞬間都會感受到負離子的力量。據說尼亞加拉大瀑布是地球上最為健康的地方。


負離子如何與身體相互聯繫?

人的身體被正離子和負離子包圍;因此,細胞內外電子的功能對人體具有重大的影響。我們將會通過我們的皮膚和肺吸入負離子並且通過血液將其傳送至全身各處。通過電子的流失,負離子可以阻止血液的酸化。置身於一個充滿負離子的環境中有利於提高人體免疫力並且增強疾病抵抗力。新陳代謝就是從血液中獲取營養並將廢物排出體外的過程,這對人體細胞極​​其重要。血液中所含的負離子越多,細胞的新陳代謝水平就會越高。反之,血液中所含的正離子越多,細胞的新陳代謝水平就會越慢越低。這會導致人體細胞變弱,身體會更容易患病,同時還會加快衰老。
一般而言,負離子加速了腦內供氧;從而使得警覺性變高、倦意減少以及心智能量增加。

負離子在四個主要方面對人體有益:

(轉載至“經濟日報”—2002年1月30日版)
加強了自主神經功能
強化了膠原蛋白(具有彈力和緊緻力的組織)
改善了細胞原生質膜的滲透性(促進新陳代謝)
加強了人體免疫系統

保持青春和長壽的負離子再生

(John Heinerman博士著)
負離子將會中和污染物並對健康產生正面影響,以此刺激我們體內的調節我們疾病抵抗力的網狀內皮系統和一組防禦細胞。
針對我們吸收和運用氧氣的能力發揮作用。在血流中的負離子加快了對我們細胞和組織的氧氣傳輸並且加速了對血液中血清素的氧化。眾所周知,這會對心情、減輕痛苦和性慾產生深遠的影響。


經過證明的負離子對健康的影響有哪些?

科學研究表明,帶有負離子的空氣可以減緩花粉​​症、哮喘症、季節性抑鬱症、疲勞和頭痛。研究還指出,負離子化空氣可以改善隨意運動能力、增加工作能力、提高心智功能以及降低出錯率。

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精神病學研究所的研究表明,高密度的負離子發生器似乎可以充當患有季節性情緒失調(SAD)患者的特殊抗抑鬱劑,而且還不會產生像服用百憂解一類的抗抑鬱藥等造成的副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一間充滿了負離子的房間被證明可以阻止細菌滋生並且可使諸如花粉、灰塵和塵蟎、病毒、二手煙煙霧、動物皮屑、臭味和有毒化學煙霧等許多大氣污染物沉澱。

其它益處簡述

哮喘、過敏和其它呼吸問題:許多歷時多年的科學研究(主要在歐洲和俄羅斯)展示了高密度的負離子如何徹底或顯著地減緩了哮喘和過敏症狀以及呼吸系統相關疾病。
偏頭痛:吸入負離子可對腦內血清素的產生進行調節。腦內血清素產生過量是引起偏頭痛的原因。
沮喪:哥倫比亞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負離子治療比服用諸如百憂解和Zolof一類的抗抑鬱藥更加有效,而且使用負離子治療不會產生副作用。
疲勞:血清素產生過量(腦內產生的化學品)同樣會引起疲勞,但是負離子會對腦內血清素的產生進行調節。
睡眠:法國一項研究發現,負離子發生器通過對腦內產生的化學血清素進行調節可以幫助人們獲得更有質量的睡眠。
精神狀態和注意力集中:從幾項測試中可以發現,接受負離子治療的人們比沒有接受此種治療的人們在精神主導行為上的表現更好。
身體活動能力:從俄羅斯科學家的測試結果可知,負離子發生器幾乎都被安裝在俄羅斯運動員的更衣室和休息室。
燒傷:從一家醫院的研究可以發現,燒傷患者可以更加快速和完全地得到恢復。

負離子和美容

德國Arudoman博士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負離子有助於增強膠原蛋白。膠原蛋白是具有彈力和緊緻力的組織。在他的研究中,他注意到當皮膚的毛孔和汗腺張開時,也就意味著細胞膜新陳代謝水平很高。這種現像被稱作原生質膜的真皮反射。

越來越多的健康和美容產品在其治療中都會加入負離子。如今你會在面部按摩器、面部和頭髮保濕劑、吹風機等產品中發現負離子。最主要的原因是負離子可以加快血液循環以及增強膠原蛋白,從而減少皺紋並使皮膚更具彈性,這也就是這些產品會受到青睞的原因。


負離子和Lightair IonFlow 50空氣淨化器

Lightair IonFlow 50空氣淨化器以其製造巨大數量的負離子並且不會產生作為二次產物的臭氧的能力與其它離子發生器區別開來。臭氧一直都是離子化產生的副作用,也就是說產生離子量越多,臭氧含量也就越高。為了遵守臭氧的閾值將會導致了離子發生器的效率降低。

另一個明顯不同的方面是IonFlow 50採用了一個可以有效聚集在空氣中的負電荷微粒的正電荷集電器,在本質上充當的是一個吸引微粒的大磁鐵。其它大多數離子發生器則會使微粒掉落到地面上。

IonFlow 50很神奇的一點是可以產生出大量的負離子,其效率與最好的基於高效微粒空氣過濾器的空氣淨化器相同,但是它不會產生噪音、高能量損耗以及昂貴的過濾器更換。看看負離子帶來的所有驚人的益處,她將讓你擁有至尊健康產品! Lightair IonFlow 50在任何室內環境下都能將富有效率、無聲、無過濾器、不產生臭氧、節能、易於使用和經濟運行的優點實現無以倫比的結合。


證明負離子有效性的研究

負離子有助於預防呼吸系統相關疾病。

在瑞士紡織廠進行了這樣一項研究,將負離子放置於兩間60′ x 60′的房間內,在每一房間內各容納了22名僱員。在研究期間,使一個房間內的負離子電子空氣淨化器處於開啟狀態。在另一個房間內的負離子空氣淨化器則一直處於關閉狀態,儘管在這一房間內的僱員被引導著相信他們是在充滿了負離子的房間內工作。在為期六個月的研究中,在負離子發生器處於運轉狀態的房間內,僱員總病假天數為22天。在機器未運轉的房間內,僱員總病假天數則為64天。在歷時一個月的流感疫情發生期間,第一組總共請了3天病假,第二組則總共請了40天病假(Stark,1971年)。

在一項涉及瑞士銀行辦公室的試驗中,使309名工作人員的一組置身於經過負離子處理的環境中,使362名工作人員的另一組置身於未經處理的環境中。在隨後的幾個月發現,第一組中沒有1天有人患上呼吸系統疾病(感冒、流感、喉炎等),在第二組則有16天有人患上了呼吸系統疾病(Soyka,1991年)。

在薩里大學的一項研究中,將八台負離子發生器安放在了諾威治聯合保險集團總部電腦和數據準備區。在試驗前,研究小組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收集疾病和頭痛投訴發生率。當在試驗中使用負離子空氣淨化系統期間,疾病和頭痛發生率降低了78%。在試驗結束後,諾威治聯合決定繼續使用負離子電子空氣淨化器(Soyka,1991年)。

負離子將會抵消抽煙的影響

大量的負離子將會抵消煙草煙霧對纖毛的影響。纖毛是位於氣管內並且快速來回擺動以阻止污染物和毒素進入呼吸道脆弱區域的微觀毛髮。纖毛擺動得越快,作用就會越強。但是,煙草煙霧將會減慢纖毛擺動的速度,從而削弱阻止致癌污染物進入呼吸道深處的身體機能。試驗證明,在空氣中加入大量的負離子可以加快纖毛擺動速度,使其恢復到正常水平(Soyka,1991年)。

負離子是沒有副作用的天然抗抑鬱劑!

哥倫比亞大學進行了一項研究,讓25位患有季節情感性抑鬱症(SAD)的受試者每天早晨坐在負離子空氣淨化器前半個小時,時間持續一個月。一半的受試者可以接觸少量的負離子,另一半則可接觸大量的負離子。大量的負離子治療已被證明與百憂解和Zolof一類的抗抑鬱藥一樣有效,但卻不會產生相應的副作用(Finley, 1996年)。

負離子有助於形成正面積極的態度

在大多數室內環境中,大量的正離子可以導致血清素的過度產生。血清素是幫助人體處理精神、情緒和生理負荷的神經傳遞素。過多的血清素最初會引起亢奮,進而很快會轉至焦慮,在某些情況下還會導致沮喪。負離子治療在減少過多的血清素和減緩在某些情況下出現的沮喪方面已被證明是非常成功的。

負離子有助於提高我們的睡眠質量

1969年,法國的一名研究人員發現神經激素血清素的過度產生會引起失眠和夢魘。他通過使用一台負離子電子空氣淨化器對由於過多血清素造成睡眠問題的一組人員進行了治療,結果發現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在經過治療後能夠獲得更好的睡眠(Soyka,1991年)。

美國農業部

美國農業部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對一個房間進行離子化可使空氣中的灰塵和細菌分別減少52%和95%(因為空氣中眾多的污染物被發現將會駐留在浮塵顆粒上) 。

美國農業部同時進行了另一項研究以檢測負離子在消除大氣腸炎沙門氏菌的有效性。負離子可以徹底地減少大氣沙門氏菌顆粒,這使美國農業部發表了以下聲明:“這些結果表明,負空氣離子化對禽宿中充滿的大氣微生物具有顯著的影響,至少有一部分的影響是通過直接殺死有機體來獲得的。”

好管家雜誌

1999年3月,好管家雜誌的工程師通過進行煙霧測試對離子發生器進行了測試,結果表明它能清除槽中的煙霧。

(美國農業部的)農業研究服務中心

美國農業部農業研究服務中心對離子發生器清除家禽孵化場灰塵的有效性進行了測試。在該類環境中的灰塵量將會非常之高。在該項研究中,使用離子發生器對灰塵的平均清除效率介於81.1%至92.2%之間。大氣沙門氏菌(影響蛋類)也同樣得以減少。

衛生期刊

科學家聲稱,離子化將燒傷和整形手術的細菌量在兩週後減少了96%,這將使得患者可以更好更快地得到治愈。

應用微生物學期刊

科學家發現負離子的使用甚至可使大氣病毒減少大約40%。一項1987年發布的專題研究同樣表明負離子不受任何不良副作用的影響。

科學

本刊物中的一項1976年的專題研究提供了證據,證明負離子能夠對大氣微生物產生生物學上的致命影響。

衛生刊物

一項1979年的研究發現,空氣負離子化可使小雞免受含有致命新城雞瘟病毒的大氣的感染。

食品健康

一項2001年的研究發現,空氣負離子化對於摧毀大氣和表面沙門氏菌高度有效。

醫藥大學(羅馬尼亞)

對雄性老鼠的一項測試表明,僅僅適量的負離子即可增強老鼠的抵抗力並且減少或消除某些化學物的影響。

負離子對司機的影響

豐田中央研發試驗室的一項研究發現,負離子能夠緩解司機疲勞並且提高其認知。

負電荷離子對癌症治療有效

(引用自由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高壓治療)1950年,Haskell醫生將負電荷離子用於對高血壓患者的治療。令人驚訝的是,負離子被證明對降低血壓有著積極的作用,而正離子卻沒有任何的功效。負離子對於治療流感、哮喘同樣有效,對治療支氣管疾病尤其有效。法蘭克福大學進行了另一項涉及“癌症組”的研究,該項研究是為了進一步研究負離子對癌細胞的物理療效。將不同種類的癌細胞注入到老鼠體內。為了能有一個比較基礎,一組老鼠每天都被置於負離子環境中,另一組則未有任何​​改變。結果,在負離子環境中的老鼠平均存活了59天,而未受治療的老鼠的存活天數均未超過34天。實驗組的老鼠多活了25天;有些甚至存活了長達80天!試驗結果證實負離子對於癌症治療同樣有效。


參考文獻:
Negative ion report, “Economy Daily News” – (2002)

Negative Ions Create Positive Vibes, Web Medical Doctor, (2002)

American Academy of Allergy, Asthma, and Immunology (1998). AAAAI Patient/Public Resource Center

Boguslaw, Maczynski, & Falkiewicz, B. (1973). “Effects of Various Ionizing Factors on the Concentration of Condensation Nuclei in the Air of an Office Room”. Balneoclimatological Institute in Poznan, Poland.

Finley, M. (1996). “The PC Blahs: Do You Have Ion-Poor Blood?”. Future Shoes (wwwskypoint.com).

Kornbleuh, Igho, MD, et al. (1959). “Polarized Air as an Adjunct in the Treatment of Burns”. Philadelphia: Northeastern Hospital.

Kreuger, AP (1957). “The Action of Air Ions on Bacteria”. Journal of General Physiolog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Kreuger, AP (1957). “The Biological Mechanisms of Air Ion Action”. Journal of General Physiolog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Kreuger, AP (1974). “The Influence of Air Ions on a Model of Respiratory Disease”. Paris: Proceedings of the World Congress of Medicine and Biology of the Environment.

Laws, CA, & Holiday, ER (1975). “Air Ions in Physical Medicine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 Proceedings of the Symposium of the British Society of Environmental Engineers.

Minkh, AA (1961). “The Effect of Ionized Air on Work Capacity and Vitamin Metabolism”. Journal of th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USSR (Translated by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Washington, DC).

Soyka, F. (1991). The Ion Effect. Bantum Premium, US

Stark, W. (1971). Vitaionen-ein potentieller Gesundheitsfaktor. Lugano, Switzerland: Tipografia.

Sulman, FG (1974). “Influence of Artificial Air Ionization on the Human Electroencephalogra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meteorology, vol. 18.

Sulman, FG (1974). “Serotonin-Migraine in Climatic Heat Stress, Its Prophylexis and Treatment”. Elsinore, Denmark: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Headache Symposium.

Tchijewski, AL (1960). “Air Ionization: Its Role in the National Economy”. Moscow: State Planning Commission of the USSR (Translated by the 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 Washington DC).

Wehner, AP (1962). “Electro-Aerosol Therapy”.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Medicine, vol. 41


Sources and complete fact sheet

世衛資料


  • In the WHO European Region alone, exposure to particulate matter (PM) decreases the life expectancy of every person by an average of almost 1 year, mostly due to increased risk of cardiovascular and respiratory diseases, and lung cancer.
  • Some 40 million people in the 115 largest citi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EU) are exposed to air exceeding WHO air quality guideline values for at least one pollutant. Children living near roads with heavy-duty vehicle traffic have twice the risk of respiratory problems as those living near less congested streets.
  • Indirect effects of air pollution, such as climate change, are becoming increasingly evident. Transport is the fastest growing source of fossil-fuel emissions of carbon dioxide (CO2), the largest contributor to climate change.
  • Ozone pollution causes breathing difficulties, triggers asthma symptoms, causes lung and heart diseases, and is associated with about 21 000 premature deaths per year in the Region.
  • Indoor air pollution from biological agents in indoor air related to damp and mould increases the risk of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ldren and adults by 50%.
  • Second-hand smoke causes severe respiratory health problems in children such as asthma and reduced lung function. It also causes lung disease,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cancer and premature death in adults
Sourc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